回到顶部
新闻资讯 News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18 - 11 - 09
点击次数: 3
创业早期入驻孵化器还是选择自己注册公司?关于这个问题,筑梦之星认为,这是对孵化器的一个误解,入驻孵化器与注册公司并不冲突,是两个不同的范畴。据了解,入驻孵化器的优势有以下几点:1、解决办公场地的问题对于许多创业者来说,办公场地是一个难题。由于资金并不充裕,若是在企业盈利前便自行租办公室,无疑会增加创业者的负担。但若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办公场地,对企业形象也是一个损害。而孵化器可以则可以为创业者提供办公...
2018 - 11 - 27
点击次数: 0
盐城领导来司考察调研26日上午,江苏省盐城市招商总局局长成尔昶、招商一局局长陈尚福等一行领导赴深圳考察,其中特别关注了深圳市知识产权孵化基地-摩天之星加速器(南山锦会、观澜基地),考察企业的运营方式并进一步洽谈有效合作。摩天之星加速器事业合伙人/总部拓展部总经理刘军初、产业地产部总经理李淑华、拓展经理熊焰进行热情接待。成局长一行参观了摩天之星加速器观澜基地以及南山锦会办公环境,在经过各个功能区时,...
2018 - 11 - 19
点击次数: 0
11月领导来访简讯11月19日上午,来自保定市京津冀协同办副主任尚瑞琦、保定市莲池区副区长杨卉青、保定市京津冀协同办协同四处处长辛健伟、保定市莲池区京津冀协同办常务副主任崔建国一行领导来到摩天之星加速器深圳总部进行考察,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经理徐扬、拓展经理许光、熊焰进行陪同接待。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带领保定市领导参观摩天之星加速器深圳总部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徐扬带领尚副主任等领导一行人参观...
2018 - 06 - 13
点击次数: 0
今天,河南安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秦俊洲一行领导到访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及南山锦会基地参观调研。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经理徐扬、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拓展经理许光进行了热情接待。-徐总在为秦副主任一行领导介绍公司基地布局-参观过程中,徐总介绍道:自2016年1月成立以来,摩天之星加速器凭借着先进的运营模式和超前的服务理念,飞速发展,更获得业界好评。截止2017年,摩天之星加速器在全国10余...
2018 - 06 - 11
点击次数: 0
6月领导来访简讯作为胡润百富中国最具贡献孵化机构百强榜深圳50强的企业,摩天之星加速器经常接待来自各地各级的领导。昨天,摩天之星加速器又迎来了两批领导前来调研考察。6月11日,宁夏吴忠市委常委/副市长何其雄、宁夏吴忠市经济技术合作局局长张玉进一行领导到摩天之星加速器参观指导工作;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经理徐扬、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拓展经理熊焰带领参观,并详细介绍了摩天之星加速器的运营模式、城市布局。...
行业新闻

创客空间挤泡沫:未来走向超级孵化器

2016/11/26 17:37:56
来源:
编辑:

10月19-10月23日,全国首次 “双创周”活动在深圳举行,各地近年兴起的创新创业项目成果集中展示,而各类“创客空间”、“众创空间”以及孵化器成为了活动的主角。

与国外的车库文化相比,中国的创客和创客空间一开始就被打上了创业和服务创业的烙印,甚至被地方政府寄予了培养潜在经济增长点的厚望,创客也成为了创业的代名词。

但一些创客文化的重要推动者已经有些担心:创客空间太多,创客本身会“不够用”。而这是需要培育深厚的创客文化,打造完善的创客生态圈才能解决的问题。


创客空间突起

2015年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造访深圳“柴火创客空间”,为创客之火添了一把“核燃料”。

此后,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大力构建一批“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众创空间”,全国各地的创客空间自此蓬勃发展。

可以参考的一个数字是,今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左晔称,中国创客还处于发育期,国内创客空间只有70余家。现在,仅深圳一座城市就有将近百家创客空间。而根据今年6月深圳市出台的促进创客发展的三年行动计划,到2017年底,深圳市创客空间数量将达到200个。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某珠宝设计创客空间的从业者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些创客空间是来自空置厂房、咖啡馆的临时改造,挂上这个有噱头的头衔,即使不能盈利,也足以去争取政府补贴了。

这种形式的创客空间,与国外的车库文化自然大相径庭。

李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在美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车库,车库也是一个小型工具间,所谓“创客”的产生,也是基于这样的文化基因。


但在现下的中国,突然火爆起来的“创客”,一开始便被有意地打上了创业的烙印,由此催生的“众创空间”,便天然具有了“孵化器”的基因和使命。

换句话说,在中国这一波鼓励创业的浪潮之下,“创客”几乎变成了专指可以做出商业化项目的创业者;“创客空间”的定义部分演变为“给创业者提供的办公场地”,更接近国外的co-working space(联合办公空间)。

这是中国众创空间的特点所在,相比于国外政府机构侧重资助创客空间以培养普通大众之中的创客,中国的扶持更偏向已经走向创业阶段的群体。


创客不够用?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是,2015年3月23日,北京市科委对首批11家众创空间授牌,其中,仅有“创客空间”一家是可以对菜鸟级爱好者开放的创意式现场。

在轰轰烈烈发展的能提供办公场地和孵化服务的“众创空间”的光环掩映下,传统意义上的“创客空间”略显落寞;前者大多与产业、资本结合在一起,而后者,愈发显得只是一个小作坊。

但这种基于兴趣而形成的小作坊,恰恰是李然所认为的一种良性的形态。

他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介绍柴火创客空间最初期的情况:一批有创业想法的工程师聚集在一起,然后使社群变得有活力,“跟国外很像,更多的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生长方式。”


中国这一轮创客空间和创客的勃兴,则很大程度缘自于自上而下的政策和资本驱动。“创客空间”存在一定的泡沫,似乎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李然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创客空间比创客多。”

国外的车库文化,使得创客的诞生有着深厚的“土壤”。但国内无论是创客群体还是投资人,似乎还都没有准备好迎接一个真正的大众创业时代的到来。一方面,靠谱的创客需要时间培养和教育,另一方面,投资者对创客项目的支持也可能过于急功近利。


投资者同样耐不住长久的等待。李然介绍,国外的智能硬件领域,有经验的投资人愿意等7到10年。中国的投资人往往希望这一周期是6个月,迅速实现变现。

李然表示,众创空间的发展需要先形成创业的生态圈,否则空间做好了创客不来,反而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走向超级孵化器

但情况似乎正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有部分较为纯粹的创客空间,正在致力于做一些培育生态的事情。譬如深圳的南荔工坊,面向6-14岁的群体开设课程;柴火创客空间、开放创新实验室等,则积极走进大学校园,试图从兼具专业知识背景和热情的大学生中培养创客文化。

除了加大创客教育,营造创客氛围外,创客生态圈中正在发生的变化是,不仅单一机构沿着企业成长生命周期运作的“创客空间+孵化器+加速器”垂直链条正逐渐形成,具有单一功能的某一机构也走向联盟,成为超级创新创业云平台。


就在不久之后,京东JD+开放孵化器就找上门来,联合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与腾讯众创空间、IC咖啡、联想之星星云智能硬件加速器、南极圈等多家智能孵化器签署倡议书,呼吁海内外智能硬件孵化器组建智能孵化器联盟,让孵化器实现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

联盟的动议在这些孵化器之间几乎是一拍即合。“移动互联网的创业的环节只有三五个,这一波智能硬件创业的环节至少十几个,京东虽然是大平台,但我们自己的能力也不足以把智能硬件整个创业服务做好。”京东JD+开放孵化器总监刘向锋先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遇到真正好的明星团队,单个孵化器可能都搞不定。


全国服务热线:400-690-6903       0755-22900575
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5002号地王大厦39楼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6 - 2019 深圳市筑梦之星科技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