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新闻资讯 News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18 - 04 - 12
点击次数: 0
4月领导来访新疆自治区领导来深考察04月 11日,新疆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高军、喀什经济开发区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李阳、 深圳援疆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喀什经济开发区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袁富勇 、喀什市副市长/喀什经济开发区发促局负责人徐红斌等一行领导来到摩天之星·观澜孵化基地开展调研,受到摩天之星加速器事业合伙人刘军初、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经理徐扬、观澜基地总经理...
2018 - 04 - 04
点击次数: 0
领导来访调研南京市玄武区党政领导来深考察04月02日下午,在南京市玄武区区委书记徐曙海、南京市玄武区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薛剑青、南京市玄武区副区长李大海的带领下,南京市玄武区一行领导来到摩天之星加速器南山基地以及总部开展调研,受到摩天之星加速器创始人李厚德、摩天之星加速器事业合伙人刘军初的热情接待。   南京市玄武区区委书记 徐曙海(右)摩天之星加速器创始人 李厚德(左...
2018 - 03 - 16
点击次数: 0
领导来访国家级池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领导考察深圳03月14日,安徽省国家级池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方石玉、 国家级池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财政局副局长/财务中心主任 王彬等一行领导考察访问深圳观澜、南山基地。摩天之星加速器事业合伙人刘军初、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经理徐扬、拓展总监陈诚进行陪同考察。▲双方在深圳南山基地展开会谈▲双方在深圳观澜基地合影留念国家级池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为国家...
2018 - 03 - 15
点击次数: 0
3月14日,摩天之星·商洛基地为入驻企业举办首次政企交流会,工商银行商洛支行、商洛招商局、商洛人社局、商洛经发局、高投公司、冠群鹏程、鹤彩广告、琴舞飞扬等入驻企业聚在一起探讨交流,共商发展大计。摩天之星·商洛基地总经理王海强主持会议,并在会议开始前与参会的入驻企业进行了互动交流和认识。会议由摩天之星·商洛基地总经理王海强先行致辞,王总经理以为入驻企业提供增值服务为主题...
2018 - 03 - 10
点击次数: 0
03月08日江门市领导来访文 | 黄丽梅   监制 | 林子  图 | 江门政府网站江门国家高新区领导考察深圳摩天之星加速器03月08日,江门国家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柯杰兵、嘉毅地产董事长陈连枝、江门高新区创业服务中心负责人张伟彬一行到深圳总部、观澜基地以及南山基地参观考察。摩天之星加速器总部副总经理徐扬、摩天之星加速器拓展总监陈昊进行了热情接待。  ...
行业新闻

比 CEO 更难做的是联合创始人

2016/11/26 17:34:37
来源:
编辑:

一、想做 CEO 的联合创始人不是好伙伴

2014年年 底,我和我的高中同学吴方华一起创办妈妈社群电商 “大 V 店”,以让妈妈轻松开店、随时随地学习,认识更多优秀妈妈为服务宗旨,是妈妈创业、学习、社交、购物的一站式平台。

公司还未注册就获得 “洪泰基金” 的投资,后又获得金沙江创投等投资。一年以后,吴方华被创业邦杂志评为 30 位 “2015 创业邦 30 岁以下创业新贵” 之一。

在真正创业之前,创始人就应该搞清楚自己的位置。首先是名称,对我们而言,要不都是联合创始人,要不都是创始人,而不是一位创始人,一位联合创始人。我们觉得这样是可以的,当时参考了谷歌的两位创始人。坚持这样做,是为了地位的平等。如此,联合创始人以后就可以和 CEO 处在平等的位置沟通,而不至于唯唯诺诺。

其次,谁是老大?这个问题是我先意识到的,我认为一个公司应该有一个老大。我就打电话给方华(当时我在重庆生活,他在北京工作),很直接地告诉他我的想法。我说不好意思,公司里应该有一个老大,而我是不合适的,希望你可以做公司的 CEO,为此我愿意出让一部分股份给你。

按一般人对我们的了解,会觉得大 V 店最初的想法和用户,都是来自于我,我是发起人,应该我做 CEO。但我很清楚我自己做不了 CEO,虽然那时对 CEO 要做什么不了解,但我想,CEO 最起码要找到更多人一起干,要管理公司很多的事情。而我不是这块料!我大学专业学的是管理,但我这个人怕麻烦。我不善交际,不是那种一呼百应的人。

所以,在公司成立之前,我们就确定了吴方华是 CEO。我有一句玩笑话:想做 CEO 的联合创始人不是好伙伴。


二、创业伙伴如夫妻,别触碰底线

有一些文章会说,创始人的分裂很多是因为价值观不同导致的。对此,我并不是十分认同。

我倒不是见过很多创业者分裂的事情。不过我看了很多夫妻的分裂。因为我比较关注亲子教育和婚姻家庭。夫妻离婚大多不是因为 “没有共同语言”、“价值观不同” 导致的,而是因为一些日常琐事吵架,以致于在情绪失控时说出 “离婚” 这样的话。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等平静下来,说出的话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了。

所以,当亲朋好友向我咨询夫妻相处之道时,很多时候我会给一个建议:“离婚”、“分开” 之类的字眼提都不要对配偶提。

我把我在夫妻相处上的心得挪到了创始人相处上。在创业之初,我就很严肃地向方华做了我的底线说明(不要违背我的基督信仰)。他也非常严肃地给予反馈,说出了他的底线(不要破坏我们的同学之情)。

我们各自非常清楚对方的底线在哪里。底线就是高压线,触碰不得。有了底线,我们就可以坦诚布公地沟通,就算聊再艰难的话题,也不会一拍两散。


三、对全世界说:他是我的 BOSS

在公司创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其实大家都没有具体的职位头衔,也没有名片。而我们这个组合,在最初看来,我的贡献好像要大一些,我对用户更为了解,更清楚要做什么。

但我没有出头,首先是因为方华一开始的工作就赢得了我和大家的信任,我从重庆举家搬迁来北京与他汇合,公司还没有组成,他就找到了三位非常重要的同事加入我们。其次是我了解到在创业初期需要快速试错、快速迭代,因此需要快速决策。而在这方面,方华更胜一筹。再者,我也愿意承担他决策所带来的后果,因为我信任他,而且知道创业初期的试错成本低。

所以,平时和团队沟通,我都会很明确地告诉大家:我说的只是意见,仅供参考,做决策的是方华,我们大家都听他的。这样的话,一年多的时间,我不知道说了多少次。

尤其是在同事开会时,联合创始人更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这方面,我自己有教训。在一次部门负责人的会议上,我希望能快一点开发 app,因为当时有部分用户对 app 的需求很强烈,也有部分同事支持我的观点,我就在会议上很坚决地提出我的想法。但方华是不赞同的。

我这次行为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让同事们感觉我和方华之间有矛盾。幸运的是,在同事提醒后我自己也进行了反思,就主动地跟方华沟通道歉。

在用户面前也要维护 CEO。现在比较知名的公司,其 CEO 也往往比较知名,甚至有所谓的 CEO 营销。方华善于面对面的沟通,不太擅长写文字,而我不仅善于写作,且最初的用户都基本是从我这里来的。所以,要让 CEO 感受到价值,我就不断言说他是 CEO,我针对用户发出的内容,总是有意地表明这一点。

有投资人、媒体人、合作伙伴等在现场时,都需要维护 CEO。


四、经过磨合,就越发彼此珍惜

虽然我至今认为,大 V 店如果早一点开发 app(2015年年 底才正式上线)会发展得更为迅猛,但我还是服从方华当时暂时不做 app 的决定(他也说明了暂时不做的理由,如有更重要的事情,开发人员不足等)。

这是因为,在工作的过程中,我对方华有更多的了解。我知道他不会轻易做他自己还没有想清楚的事情。但是,如果一旦想清楚了,他就会全力以赴,一定可以把它做好。

当初邀请他和我一起创业,可以说,费了我很多口舌。如果加上我铺垫的时间,恐怕有三四个月,而真正跟他说我的想法并得到他的认可,恐怕也花了我一个多月的时间。而我做事又比较着急,有想法就要快速去做去尝试。

这无疑是一个比较痛苦的磨合过程:一个比较慢,一个比较急躁。但经过磨合之后,我们就越发地珍惜彼此。我不会嫌他慢吞吞,他不会怪我急躁。而是会用另外一种表达方式:我知道他稳重,他知道我有想法。

后来我有什么想法,会先在自己脑子里转一段时间,并且在小范围内做尝试。然后更有耐心地向他说清楚我的想法,这个想法经过了哪些验证,有什么结果。我清楚地知道,想法一旦被他认可,就会得以实现。我清楚自己是有想法而方华是能实现想法的人。

所以,现在如果有想法被他认可,我就会很高兴。他也知道我的价值所在,因为他知道公司需要创新。


五、没有职位不要紧,怕的是没有职责

随着公司的发展,CEO 的职责会越来越明确,找人管人,找钱管钱。公司的各个职位负责人,都找到更为专业的人士承担。而联合创始人很有可能没有存在感,不仅在公司、在 CEO 那里没有存在感,甚至在自己心里都觉得没有存在感,好像自己没有为公司提供价值。

解决方案不是要求 CEO 给联合创始人一个职位或做 COO,有当然很好,但也存在没办法给一个具体职位的情况。

到现在,除了创始人这个身份,我并没有明确的职位和头衔。我们也讨论过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职位,比如大 V 店首席体验官、首席内容官甚至是首席创新官。但都比较是玩笑,没有正式提出,名片上更没有这样印。

如果没有具体的职位,联合创始人应该梳理平时做的事情,明确自己的职责。如此,自己不会妄自菲薄,CEO 或团队也不会轻视联合创始人,并且知道怎么与你进行工作协同。

我梳理自己的职责,只是举例:创新、意见反馈、提升影响力、辅助部门负责人、守住创业初心、与方华配搭等。并且对每一个职责加以说明,如果不能有量化指标的,要以事例解释。比如 “辅助部门负责人”,就是有些部门要做一些活动,合作方会邀请我去当评委、嘉宾或者做演讲,我安排得过来就尽量去。

我认为联合创始人要把自己的职责白纸黑字写出来,并且与 CEO 甚至是核心同事主动沟通。

如果不主动沟通,CEO 因为太忙、接触的人太多、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而对联合创始人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进而可能失去对联合创始人的信任,以为联合创始人在打酱油。所以,联合创始人要主动出击,通过陈述自己的职责、事例、目标等,向 CEO 表明你对 CEO 和公司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对于联合创始人来说,没有职位不要紧,最起码还有创始人这样的身份。可怕的是既没有职位,又不清楚自己的职责。


六、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随着公司的发展,CEO 的声望会越来越高,不仅仅是在公司内部,也包括在外面的名声。这个时候,如果联合创始人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很容易导致心理失衡。因为 CEO 比你有权,比你有名,股权也比你多。这些可以说是平时 “累得像条狗的 CEO” 所应得的。

就我个人来说,最重要的需要不是权不是名,也不是财务自由,而是:大 V 店是否能守住 “为妈妈服务” 的使命,公司是否纯净,不忘初心。

我知道方华非常优秀,如果这一次他功成身退,他也能够另起炉灶再次创业,会赢得更多人跟随他、更多投资人投资他。如果他需要,我也很乐意继续跟随他。但是,如果他做的事情与 “妈妈” 这个群体无关,那我就只能和他分道扬镳。这些是我很清楚地向方华表达过的,至于公司要纯净,这是我的底线,早已声明。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大 V 店干干净净地实践 “为妈妈服务” 的使命。若此,我可以不要权力,出让股份。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想,这与高尚无关,只与我想要什么有关。

作为联合创始人,你想要什么?清楚之后,说给 CEO 听。


全国服务热线:400-690-6903       0755-22900575
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5002号地王大厦39楼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6 - 2019 深圳市摩天之星企业孵化器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